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鹅湖

诗乃心声,性情中事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散文诗) 印象鹿西(五章)  

2013-10-13 11:57:48|  分类: 采风手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印象鹿西(五章)

 

         山坪村

        

山坪村位于鹿西岛山顶的一块平地上。我们先看东山坪古村落。

    走进古村落,绿竹环抱,绿树荫荫,一片古朴肃静。

    只有几间老屋敞开着木门,庭前踽踽走着小脚的老妪,门口站着两只小狗,眼直直地看着我们。

    我在周围转了转,没有看到几个人。大部分的老屋已经废弃,庭前长满了青苔和野草,门和窗户用草绳系着,严严实实的,防风,也防野鬼。

    村中的小路,有些许潮湿。路两边长满了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和野果。几个猪圈随意地砌在路边,里面站着生机勃勃的山羊。几个摄影家匆匆忙忙用镜头拉近它,也拉近了我们曾经和羊亲近的童年。

    一口老井横在村口,里面飘满了黄黄的香樟树叶。井底的水已所剩无几,露出的石头,褐黄褐黄的。我真想走下去,掬一捧水入口,以怀念渐行渐远的时光。

    走出村口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汉,静静地看着我们,表情比古村落还古老。

 

    南边的,我们只看了清福禅寺和南山水库。

    清福禅寺已有四百多岁,几次重建或翻建,历尽了岁月的沧桑。它香火鼎盛,佑护着一方水土和一岛的信民,是鹿西人的福祉。

    那天,正好有佛事在做。殿内殿外,善男信女济济一堂,表情异常虔诚。

我瞻仰,用福清禅寺一样古老的表情顶礼膜拜。我不懂菩提语,但我知道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的古老威力。

 

    禅寺前头的南山水库,真是一个风水宝地。日夜有神佛护着,何怕干涸无水吃?就是地老天荒,水依然清,芦苇依然飘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扎不断村

 

 走进扎不断村,房屋墙体上的一幅幅水墨丹青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 简约,优美,远远望去,像真的一样,我仿佛又回到了春天的时光。

 小虞告诉我们,这叫渔家香舍。好诗意的名字。一阵香风吹来,一阵农家的菜香味扑来,吞没了我。

 

一条水泥路穿村而过,把几个自然村紧紧连在了一起,也连起了朴素的村民村情。

我饶有兴趣问村主任,为什么村名叫扎不断?他说:这里是陆上最窄处,从前滩到后滩只有100多米,像被一股神秘的绳索突然从中使劲扎紧,却断而未断。扎不断村就这么叫着来了。

海水扎不断,风雨扎不断,岁月扎不断。民情扎不断,理不乱。

 

村前村后,随处都是菜圃。屋前屋后,到处挂满了瓜果,有丝瓜,蒲瓜,苦瓜,西瓜和香瓜,玉米,石榴。

我们在几间废弃的营房前停下休憩,吃起了主人为我们早准备好的玉米和随手摘的香瓜。原滋原味的乡村绿色植物,吃得我们齿颊留香,满心欢喜。

电线杆上的白鹡鸰看着我们,露出了友善的表情,卖弄起了婉转的歌喉。

 

出村回望,几座还没有发电的白色风车高高耸立,是我们纯洁的祝福。

 

 

东臼村

  

    据说东臼村的形状像一把捣臼,我回来查地图看了看,不用说,还真像。

都说鹿西人的码头,口筐人的笔头,东臼人的拳头。我没有见过东臼人的坚硬的拳头。但我想,这里海汉子的拳头应如捣臼的,坚实无比的。他们不会用拳头对付女人和友善的人的,他们对付的是共同的仇家。

 

 只要众多汉子一条心,是可以摧枯拉朽的,做成任何他们想做的事。这不,他们要干成两件破天荒的事:东臼曙光之旅和白龙屿生态海洋牧场。

 温州的每天的第一缕曙光,竟然出现在这里,你没有想到吧。你更想不到的,是东臼人竟然把上天馈赠他们的礼物献出来,与大家分享。独乐乐,不如与众乐乐。

 白龙屿,横卧着的小白龙,终于可以腾跃,大显身手了。在他的疆域内,让他的水族子民,大鱼小鱼,虾兵蟹将,自由自在的,快乐地繁衍生殖。

 相信,曙光可成事,鱼国定昌盛。

 位于白龙屿正对面的那颗长寿的仙人掌可以作证。

 

 岙底背是去往鸟岛的海埠头。一座疑似风化的岩石小山面海悬空而立,民房依山反向而建。选择山中公路的一个最佳位置,远远望去,煞是好看,它一定是画家或摄影家心中绝好的取景素材。

 我们一致认为,如果返璞归真,这里绝对是一个现实版的世外桃源。绝对是一个探幽访奇的好去处。

 埠头上有女人在补网。饱经风霜的黑中透红的老脸,头上戴着古老的蓑笠或自制的帽具,

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。

 

    鸟岛,鸟岛

 

    远远地看到,半山腰白白的一大片。

 到底是什么花呢,白得耀眼,比天上的白云还白,我这样想着。

还会动?近了,看清楚了,原来是一大群栖止的白鸟。昂着头,展着翅,不时低低地盘桓。

 

    更近了。一大群海鸥向我们的小船飞来,鸣叫着,用它们独特的鸟语,表达着对我们的问候。

    鸟岛,我来了!

   鸟岛,我来了!!

呐喊声中,传达着我们的欣喜和友善。更大的鸟群向我们飞来,在小船上空盘旋一周。哦啊哦啊,回应着我们。

 

    上了岩头,鸟和我们近距离接触。岩石上,广告牌上,小灌木树上,到处站满了海鸥,友好地注视我们。那表情,分明在说:尊贵的客人,欢迎你们的光临。

    沿着山间蛇道,爬到灯塔处。脚下洁白的海浪花和空中盘旋的鸟之花,相映成趣,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。

    沿着山头往上爬,站在山顶。呼呼风声和海鸥的鸣叫声融成一片,那感觉甚是奇妙。海鸥群像不时来轰炸的机群,时而密集,时而稀疏,时而低近,时而高远……像镜头,时近时远,时远时近。它们跟你玩着游戏,玩得你头晕晕的,败下阵来。

摄影家全神贯注,揪准时机,按下快门,留下鸟儿最美的瞬间姿势。

 

  小虞和同行的人告诉我,以前的鸟儿比现在还要多,现在由于岛上和周围环境的恶化,还不时有周边的人和游客偷捡鸟蛋,导致鸟的数目大量减少。

  听了他们的话,我心中有隐隐的担忧。

 鸟岛,鸟岛,你能永远吗?

 

鲳鱼礁村

    走进鲳鱼礁村,已是傍晚。

    村中一条宽阔的水泥路,稍稍有点坡度,向上斜去。它的分岔自由延伸,可以通到每一家住户。家家户户的庭前或屋后,都搭着瓜架,种有果蔬。

    村子前面一条水渠蜿蜒而过。渠内外红蜻蜓飞舞,增添了傍晚的村子无穷的风韵。

  村子对面是低矮的小山,草木郁郁葱葱。山下是一大片的田地,一区一区界限分明,种植着农户世代为生的番薯等农作物。小虞说这里要发展特色农业,我们都认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 “哈,菜不错,啤酒拿来。”爱开玩笑的摄影家老刘,用温州话与一个老妪对话。

 “走来,晚上都在这里吃。”满是皱纹的老妪,笑成了一朵鸡冠花。

两位肌肉古铜色的中年男子,赤膊坐在庭前的一块石板上吃饭。一碗饭,就一个菜。一问说是他们山东人一直在这里做工。

 

在村头,一块广告牌告诉我:这里正在建设省级美丽乡村。

其实,村头的老樟树下的用鹅卵石铺成的水槽,花岗岩石阶和栈道,以及不远处的人文画廊早就泄露了秘密。这人皆共知的秘密,是鲳鱼礁人的骄傲,也是鹿西人的自豪。

返回的路上,我问小虞,为什么这个村叫鲳鱼礁?村尾有一块礁石的形状像鲳鱼,不知怎地,成了这个村子的名字。小虞如是回答。

鲳鱼是鱼中的美者。鲳鱼是有勤劳的、执著的智者。

鲳鱼的故乡理应成为世间最美丽的地方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新现代诗集
阅读(205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