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鹅湖

诗乃心声,性情中事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惠存】诗集鉴赏:《潺潺流泉香椿郁,依依花雨诗象盈》——风吟《空折枝》序 //梧桐  

2014-07-10 08:53:50|  分类: 诗集专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创作漫谈:《草帽之云雨遐思》  //梧桐 - 秋雨梧桐 - 枕月听涛【诗缘咖啡屋】创作漫谈:《草帽之云雨遐思》  //梧桐 - 秋雨梧桐 - 枕月听涛【诗缘咖啡屋】



《潺潺流泉香椿郁,依依花雨诗象盈》
       ——南窗风吟《空折枝集》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梧  桐
《潺潺流泉香椿郁,依依花雨诗象盈》——风吟《空折枝》序   //梧桐 - 秋雨梧桐 - 枕月听涛【诗缘咖啡屋】
 

          眼前摆放着一部:南窗风吟诗人即将出版的《空折枝集》诗集。
        这本诗稿储存博客空间已月余,因忙碌因心情因眼病终于搁置至今,才开启阅览视窗。先快速浏览了一下系列诗题,则感受到时序季节的花钟滴滴答答而楚楚歌吟的节奏韵律。以农谚节气和人生游历之触须感触生活理念的本真,看得出诗人润笔范畴的取舍很睿智。境由心生,念始象成,自然纯朴的诗风,一如原野清新的气息拂面而过,让我感受到诗人脉流的潋滟涟漪,起起伏伏。在此起伏跳跃的诗歌意境与典雅舒缓的意象中,琵脉蕴香,水月生辉。

       点燃一根烟,目光追逐着窗外流云,思绪循迹时空隧道而漫游。我仿佛看到了诗文化延绵几千年的渊源长河,演绎出风姿多彩的诗文化多元版本。由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、《汉赋》、《汉乐府》、到建安诗人、魏晋南北朝民歌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明清诗及现代诗的发展,气象万千,蔚为壮观。打开一本本尘封的泛黄书籍,于是聆听到诸位方家大吕关于诗词理念的侃侃话语。《尚书·虞书》:“诗言志,歌咏言,声依永,律和声。”《礼记·乐记》:“诗,言其志也;歌,咏其声也;舞,动其容也;三者本于心,然后乐器从之(早期诗歌与乐舞融合为一体)”,天河流星泻,高陵沐巫雨。

       现代诗歌的表现手法多元,应用灵活多变,夸张、复沓、重叠、跳跃、象征等。诸多方略离不开想象,丰富想象既是诗歌的最大特点。用现代观点来说,诗歌塑造形象的手法,主要有三种:

  比拟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一书中说:比拟就是“或喻于声,或方于貌,或拟于心,或譬于事。” 夸张。就是把所要描绘的事物放大,好像电影里的特写镜头,以引起读者的重视和联想。借代。是借此事物代替彼事物。它与比拟有相似之处,但又有所不同:比拟一般是比的和被比的事物是具体的、可见的;而借代却是一方具体,一方较为抽象,在具体与抽象之间架起桥梁,使诗歌的形象更为鲜明、突出,以引发读者联想。

  塑造诗歌形象,不仅可以运用视角所摄取的素材去描绘画面,尚可以运用听觉、触觉等感官获得素材,从多面体现形象,做到有声有色,生动新颖。唐代诗人贾岛骑在毛驴上吟出“鸟宿池边树,僧推月下门”,但又觉得用“僧敲月下门”亦可。究竟是“推”还是“敲”,他拿不定主意,便用手作推敲状,不料毛驴挡住一位大官去路,此人乃大文豪韩愈,当侍卫将贾岛带到他的马前,贾据实相告,韩沉吟良久,说还是用敲字较好。因为“敲”有声音,在深山月夜,有一、二记敲门声,便使得那种情景“活”起来,也更衬托出环境的寂静。

       构思乃作品的骨架,关乎一首诗成败与高低。构思在于巧,巧则不平铺直叙,使人意想不到又引人入胜。构思要点:素材取舍与组合,以及手法选用。意象亦诗歌的骨肉。意象不应单一,须分主次。勿重复用过的意象。在表现感觉时应注意色彩意象的浓淡对比,音调意象的高低对比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古代诗词曲赋对现代诗发展,具有渊源脐带的血脉传承。诗与词乃孪生姊妹,写现代诗借鉴《诗经》、《汉乐府》等赋、比、兴等六艺支撑,方可拓宽审美意识之视野。

        一位位仙衣诗侠由目前掠过!前辕之鉴,后辈之尊。
        于是才有了当代网络诗人的兴涌。触目网海,诗人万千,何等震撼!

        现代诗应表现哪些要素?好诗应具备的要素:立意深、构思妙、意象美、感情真、意境高、语言新、手法巧。有了以上要素依托,才好表达隽永、沉郁、纤秾、冲淡、通俗、典雅、自然、婉约、恢弘等诗之风格。至于语境表述与修辞手法应用,自然与诗歌支脉流程的风格相辅相成。

        了解了关于诗歌概念与运作要领,欣赏诗文则有了依据参照。请随梧桐一起赏评南窗君的诗歌作品架构之三昧风韵:

        一河的鱼灯,从天街倾泻而下
        满草原的马,带着闪烁的灯火在奔腾
        寂寞烟花成了海
        只是,那尾龙还在云端卧着
        和葵巳的银蛇一起
        欢欢的。观看这展示民俗风情的足舞手蹈

        《元宵踩街》诗之第三节,短短六句诗,则蕴含多梯阶的灵动喧闹、鲜明清新的禅意诗象,若无梳理生活自然景观的审美目光,和对主客观具象的深刻悟识,是无法轻捻驾驭的。鱼灯、天街、奔马、烟花、海洋、龙蛇等意象穿插交织,在倾泻、闪烁、奔腾之动词词素辅助下,于是有了灵动的生命韵律。颜色、场景、味道、氛围自然融合,于是诗的意境则深远鲜活了。《元宵》明白晓畅,平易浅显,属通俗畅达语境。王充说:“口则务在明言,笔则务在露文”(《论衡·自纪》)。

        《七夕七夕》则表述了另番深邃意境。浪漫蝴蝶比喻生动,为七夕插上了飘逸飞翔的羽翼。“千年之前的那头老牛”漫游银河,“宁愿自己粉身碎骨,即使剩下一张皮”,何等执着,暗藏牛郎织女的典故,表达了情侣无怨无悔的守望。

        那颗星更亮了,发出了思念的
        电波。梵音已经响起,似乎
        听到了:七夕的天语

        则延续了诗脉的节拍进一步弛张了诗境的深度。星儿或暗喻织女或牛郎的眼,思念于是有了依附,深山梵音袅袅升起,七夕的天语于是弥漫星空。关于神话关于爱情传说,永远是诗人笔下不衰竭而永恒歌咏的主题。“采采流水,蓬蓬远春”(《诗品·纤秾》),《七夕》之氛围营造应属纤秾风格,如唐代的司空图,重彩浓墨描,绝妙纤秾图。

        《惊蛰》、《小满》、《秋分》、《大寒》组诗,以农谚节令命题,按时序空间而娓娓道来,似听麦农陌上呢语,似听麦苗拔节吐穗,似听小鸟欢快轻歌,春播、夏锄、秋收、冬藏,庄稼人的四季歌,田园交响曲的画卷。

        《惊蛰》里檐雀怯生生的叫,鹰王则表情肃穆,鹰王何时分娩小鹰,女子何时沐浴幸福,似乎皆与惊蛰相关。而诗外延伸的意蕴应该与富庶话题紧密相关。

       “许许多多的狗尾巴草,露出了,毛茸茸的笑脸,表达着对夏季的敬意”,《小满》第一节,拟人诗格清新优美,贴切典雅。第三节“麦芒还是那个麦芒”语境回环逐浪生波,随之青青子衿消隐,叠现“悠悠君心”,镰刀、田园、夏花、麦垛之系列意象,蒙太奇的摇转幻化间,凸显丰收的麦垛具象,喜悦之情释然而生!

        该是桃花漫山遍野,落英缤纷的时令
        却没有看见她们美丽的倩影
        尽管,我相信
        桃花想容,已是指日可待

        莫非……
        一转眼,我看见一树桃花静静地
        开在山崖上,滋润轻盈
        在春风中,吃吃地笑着
        像一个惊艳的女子

       《遇见桃花》则融在隽永图画里。由萌动念头而走进春天,前四节似不经意的复沓绕环,相见桃花而不得见之渴念心态使然。尾节却蓦然宕开一笔:桃花毕现。“滋润轻盈在春风中,吃吃地笑着/像一个惊艳的女子”,颇似仕女出浴,雨虹拱卫山崖。自然直白风格竟也出彩。自然则自由,天然去矫饰,婷婷玉荷开。

       还有《暮春楝花》“这纷扬的倾城楝花/是天女遗忘在烟雨江南/一季歌哭”喻象同样巧妙、熨帖、形象。
 
       还有《君子兰》则以冲和、淡泊风格,述说哲理寓意。通过对低头开放的君子兰开得艳丽持久的现象阐述,解析出平和淡泊的个性乃焕发金属光芒,诞生奇迹的产房。低调做人,知足常乐,应是此诗外隐藏的话题。

       还有《八月之望》则融纤秾、典雅、自然、婉约诗格于一炉,颇为出彩。“蝉鸣已杳/如寺院的钟声/北飞的雁阵/渐渐成行”,干净利落、简约明了的语境排列组合:“八月/从七月的脊背上/爬上了一朵桂花/偷窥”,形象生动的文字拿捏,所渲染的意境如行云流水之白描。

       再有沉郁的《晚秋》,语言梳理巧裁云霓,所寓意和表述的意境内涵别有玄机。诉景乎?言情乎?寓意乎?随君意念而攀援,咀嚼的味道于是有了沧桑、凄美、轮回的脉象。

        露如水寒。一圈又一圈,传至水之湄,触及
        芦苇的神经末梢。穿越密不透风的
        墙。让温暖的床也一脸清瘦

        天空狭长。湖水也越来越苗条,思念
        在滋长。经霜的柿子红了,把头
        低到菊之絮语里

       参差不齐、长短句排列有序的意象组合,朴质流畅而不见晦涩曲折。形象美、感情真、语言新之要素尽在情理之间。

       《五月村庄》则描摹了一卷田园诗热闹纷繁的景象。乡间小道、柿子树、老朴树、大豆、麦垄,以及小鸟、豆笛、夏蝉的鸣唱,烟雾濛濛缭绕的村庄,春已不知归何处,南风遥指植禾人。童年的记忆温度与中年的琥珀酮体,随草木疯长而日益成熟浑厚。

        岁岁重阳,脉脉牵念,亲人的呼唤与守望,何时已苍苍?“重阳在秋风里渐渐消瘦/回乡的路,是一节窄窄的车厢”,“母亲在家。心儿趟过/道道水。接送儿子/回家”(《重阳回家》),形象比喻、婉楚形容,思念如铁杵磨针,深深烙印重山老树上。含蓄隽永、婉约细腻,曲径通幽时,情感细如丝。颇具台湾乡愁诗人余光中的墨韵神采。

       印象尤深当属《在南浔》。采风也好,乡居也罢,应该说诗人对南浔的认知与熟稔有着最真实的感觉。清新自然、平实朴素、恬淡宁静似桃园,清新绚丽水乡美。庭院深深处,富甲随手拾。刘墉藏书楼,江南忆南浔。蜻蜓点水的晓畅建筑诗格,垒砌出清丽谐和、明净幽俏的休闲庭院,一砖一瓦间,一颦一笑中,袅袅炊烟,碧碧山水,朗朗风情。

        纵观《空折枝》,诗羽叠嶂,墨池漾翠,款曲留香,倜傥可嘉。当然个别诗简约有致,深邃意境尚浅,鼎轩构思平直,且也无伤大雅。星色阑珊,就此搁笔。祝贺南窗风吟诗人《空折枝》付梓出版。愿在缪斯之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40710,午夜于草原诗缘咖啡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潺潺流泉香椿郁,依依花雨诗象盈》——风吟《空折枝》序   //梧桐 - 秋雨梧桐 - 枕月听涛【诗缘咖啡屋】

梧桐简介:诗人。词家。手绘师。主研诗词与诗歌,兼修小说、影剧、散文诗、书画、艺评。作品被《中国当代诗人辞典》《中国爱情诗鉴赏》《中国艺术界名人录》《艺术大辞典》《大陆青年诗人诗选》等30余部辞书诗选收藏。曾获诗歌书画散文奖30余。享誉中国诗歌艺术研究所研究员,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荣誉院士,中国文化学会艺委会主席,飞天艺术奖文化精英,感动中国文化人物,《北京晚报》特约记者与诸刊主编殊荣。在报刊电台多家媒体发表近千篇、首、幅诗文插画艺术作品。

《潺潺流泉香椿郁,依依花雨诗象盈》——风吟《空折枝》序   //梧桐 - 秋雨梧桐 - 枕月听涛【诗缘咖啡屋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